Sam

二丫🐮🍺
贾昆你真是教的一手好徒弟

一个总结

棋昱给我🔒死!!!!!!


一日凉:

棋昱时间线



1. ã€é¦–先】


怎么认识的


  


2. ä¸ŠéŸ³çœ‹ç‰‡ä¼š 


① â‘¡ â‘¢ â‘£ â‘¤


整理口袋


冰凉的小手 â‘   â‘¡


grande amore 




3. è”¡è”¡çˆ±å¥‡è‰ºé™ªçœ‹ç›´æ’­ 
  å…¨ç¨‹
  è¯´åˆ°é»‘糖假音笑成柴的蔡蔡


 


4. ç¬¬ä¸ƒæœŸç¢Žç³– 


 


5. ç¬¬å…«æœŸé€‰äºº


① â‘¡ 




6. ç¬¬ä¹æœŸæ–—鸡 


① â‘¡


 


7. é»‘ç³–ç›´æ’­ 
  å…¨ç¨‹ 
  æœ¬æ¥å’Œè”¡è”¡ä¸€å±Š


 


8. æœ€åŽä¸€æœŸ 


① â‘¡ â‘¢ â‘£ 




9. æ–°é—»å½“事人 




10. å¾®åšäº’动 


① â‘¡ â‘¢ â‘£ 
  


11. 1.16商演 


① â‘¡ â‘¢ â‘£


 


12.台州音乐台
 é€—逗他




13.歌手宣传微博(第一个at,我就当糖嗑了)
https://m.weibo.cn/5401463028/4340087896354152




14. 3月7黑糖直播


全程:https://m.weibo.cn/5401463028/4347200668180180


“蔡程昱(笑)蔡程昱我回上海肯定和他一起” 


“他之前有段时间练得还挺勤的,大概是参加声入人心之前(笑)” 


黑糖直播!蔡蔡刚刚进来看!黑糖就关直播了哈哈哈哈! 




 å£°ç»„棋昱专楼
 ä¸ŠéŸ³å››å­ç»„图

恶果:

致龙骑士——
狂风吹开你道路  æ—¥æœˆç…§ä½ å¾é€”
不管它通向何方  å…‰è¾‰åœ¨é‚€ä½ å‰å¾€

喜帖街[云次方/01152019]

我的眼泪不值钱


Miracle.:

喜帖街


阿云嘎X郑云龙


·


阿云嘎婚礼的那天,果真是选了个良辰吉日。北京一向重重的阴霾难得地散开了,露出了水洗过一般的干净蓝天。云层很薄,风一吹就没了形状。阳光从这丝丝缕缕的流云中洒下,给世界的一切都附上一层淡淡的温暖质感。


真好,郑云龙穿着阿云嘎给他选的伴郎礼服站在窗台边抽烟的时候,由衷地在心里感叹。老班长终于可以开始拥有他的幸福家庭了,他想着阿云嘎开心的时候会露出的笑脸,真心地为他感到开心。


“大龙啊,又在抽烟。“说来也奇妙,阿云嘎总是能神奇地找到他抽烟的地方,从大学开始就是这样了。这一点郑云龙总是觉得很诡异。他问过阿云嘎每次是怎么找到他的,阿云嘎总是笑着过去了,也没给过回答。


郑云龙深深地吸了一口,不紧不慢地呼出去的烟一眨眼就没了踪迹。他侧过身,看到还没穿好正装的阿云嘎,笑了:“不然干啥,看你们秀恩爱呐。”


“小心点抽你这。跟你说,你这西装烧一个洞就是一辆车,比你都贵。”阿云嘎走到他旁边,靠着窗台,看着远方眯起了眼睛。


郑云龙安静地抽着剩下地半支烟,阿云嘎安静地在他旁边眺望远方。


 


这一刻的光景很妙。


阳台安静得能听见风声,能听见楼下汽车驶过的声音,甚至能听见郑云龙每次抽烟的时候烟纸燃烧的声音;但同一时刻他们背后的屋内却是不停的有欢声笑语的人群进进出出的喜庆场景,真红红火火,也真恍恍惚惚。


阳台的这扇门像是有魔力一样,让屋内的热闹喧嚣都变得不真实起来,就像是隔壁房间的一切都是电视频道里的节目一样,远远的,模模糊糊的像是别人的婚礼。


才怪。


郑云龙抽完最后一口烟,摁掉了烟头,看向阿云嘎依然在眺望远方的侧脸,笑了:“你在这干吗,考虑逃婚路线吗。”


阿云嘎难得的没有被他的玩笑话逗笑,反而看了他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


“咋了啊。”于是他收敛了玩笑的神色。


“大龙。”阿云嘎别过头不再看他,淡淡的阳光洒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我有点怕。”


“怕啥啊?”


“我说怕婚后生活你别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阿云嘎假凶地瞪了他一眼。


“好好不笑了。”郑云龙弯弯的眉眼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温柔,他看向他,抬手拍了拍他后背,就像以前他每次安慰阿云嘎那样,“我知道你在怕什么,紧张而已。”


他认真地看他的眼睛:“别怕啊,我在。”


阿云嘎看向这双他再熟悉不过的双眼里,有他熟悉的温柔情绪,还是那么的让他安心。他突然很想再抱一抱他的大龙,大龙好像又瘦了,他明明是按他的尺寸给订做的西装,现在穿在他的大龙身上却又显得有些宽松了,真叫他放心不下啊。


于是鬼使神差的,阿云嘎伸手抱住了他的大龙,他突然不敢太用力,生怕用点力就会弄痛他。他感觉郑云龙愣了一下,然后一如既往地也抬手抱住了他,在他的后背轻轻地拍了拍。


 


阿云嘎知道这是大龙告诉他别怕,他在的意思。


他的大龙,一直都在。


他不自觉地,把郑云龙抱得更紧了些。


-


郑云龙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拥抱里,被阳光晃到了眼睛,也晃了神。阿云嘎的怀抱他太熟悉了,永远都有那股干净的青草气息,带着远方而来的味道。


恍惚间他突然想起好几年前他们一起参加的那个综艺,那是除了他们大学的时光之外,朝夕相处最多的日子了。那个节目的成功超出了他们任何人的预想,他们之后的生活也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从那以后只要有他们的音乐剧,永远不愁票卖不出去,永远座无虚席。


每次郑云龙鞠躬谢幕的时候,看着台下满满的人群,听着比以前不知道大了多少倍的掌声雷动,都觉得不可思议。好像突然一下子,他以前有过的最大梦想,就这么轻飘飘地,像一场梦一样地实现了。


他对这一切心怀感激,也心怀迷茫。


这个梦想实现了,然后呢?


就这么一直演下去吗?


郑云龙也问过阿云嘎这个问题,他想了想,说:“应该是吧。存钱吧,把家里那边接济一下,什么都不用担心之后可能就……”阿云嘎顿了顿,看了他一眼,接着说完了后半句话,“结婚吧。”


他还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嬉皮笑脸地边喝酒边回他的老班长的,他说:“快别祸害小姑娘了,黄昏恋呐。”


阿云嘎也就跟着他笑,不反驳。等他们笑差不多了,阿云嘎才问他:“大龙,你呢?”


郑云龙盯了阿云嘎几秒,似笑非笑:“啊,我有良心,不祸害小姑娘。”说完他喝了口面前的啤酒,有点冰,有点爽。


 


坦白说,郑云龙真的没想过结婚这件事,他感觉这是件离他还有遥远距离的事情。他经常忘记他们其实已经是三十几岁的人了,而立之年,成家立业,多正常呐。


何况他们还是立业成家,更是容易了许多。


偏偏郑云龙老记不起来这件事情,他总有种他们还停在二十七八岁的感觉,二十九也行,总之就是他们没有跨过三十岁那一道彻底成年的线。三十之后的那些事情,结婚啊生子啊成家立业什么的,对他而言远的像是另一个世界了。


他以前只想着要把音乐剧搞好,要让下面的观众多一点,再多一点。


可是现在这些实现了,那他的下一个大目标,是什么呢?


他火了以后,采访啊报道啊,包括他的粉丝,很多人都评价他说,他就是为艺术而生,为舞台而存在。但他其实也就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也不是什么音乐剧王子。


他只是郑云龙而已,一个老忘记了自己已经三十多岁的人,还以为自己才二十六七八,还有大把青春和回忆可以去用力的挥霍。


这些年剧排得多了,体会的情感太多了,旁观的人生也多了,反而有些迷茫了起来。


那些舞台上的,想象中的,生活里的,和此刻身边的。


 


他又看了一眼身边的阿云嘎,突然觉得这啤酒的后劲怎么有点苦。


-


这种自己好像在某一刻就停止成长了的感觉,在阿云嘎的这个怀抱里,又突然地向他席卷而来。


郑云龙忽然有点久违的烦躁,又不知道这股子烦躁从何而来,于是他拍了拍阿云嘎,然后松开了手,说:“你可快进去吧,晰哥他们刚都跟我说到了,这会估计在找你人了。”


这是真的,他刚刚的确收到了王晰说快到了的微信,他没骗他。


于是阿云嘎理了理衣服,对他笑着说好,转身快走进房间的时候,还没忘叮嘱他一句也快点进来了,外面风大。


“我的婚礼怎么能没有你呢大龙,我最好的伴郎。”阿云嘎回头笑得特别明亮,对郑云龙挥了挥手,先走回了他的婚礼现场。


郑云龙笑了笑,随口说了声知道了。


但他没想现在进去,婚礼还有一会才开始,他这个伴郎现在进去也没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再和一些好久不见的人客套寒暄一会。他变得不太爱和太多人说话了,因为累。


 


这几年郑云龙认识了更多的人,几乎隔三岔五地就在和陌生人对话,接受陌生人地采访,他真的觉得很没意思。很多重复的问题,很多在他看来没意义的问题,也有很多他无法回答的问题。


所以他这几年变得越来越话少了,头上那个高冷音乐剧王子的帽子也戴得越来越实在了。


其实他也只是懒得说废话而已,很偶尔的也会被问些有趣的问题,他还是会眼神发亮,兴高采烈地回答很多心里话。只是往往这些有趣的问题都会被剪掉,因为大众关心的无非就是他的幕后,他的之后的计划,他的八卦,还有他和阿云嘎。


他和阿云嘎的CP也是在参加那个节目之后被套上的,这么多年了,还是会经常被问到。很奇怪,郑云龙倒是一直都不排斥别人采访自己的时候问很多阿云嘎的事情,从来都不排斥。


其实郑云龙不是个会太主动想起阿云嘎的人,只有每次被问到的时候,他就可以理所应当地再多想一遍关于他,关于他们的那些有趣的事情。


这些和嘎子的回忆都挺有意思的,郑云龙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每次他眼神亮了,笑着回答那些关于阿云嘎的话题,都感觉很舒坦,一点也不像其他那些奇怪的问题让他觉得麻烦。


除了那一次对面的女记者看了眼稿件,然后抬头问他的那个问题。


 


“那么作为阿云嘎最好的兄弟,你对他即将举行的婚礼有什么祝福吗?”


-


那一次的采访片段,被很多他们的CP粉剪进了视频里,配上悲伤的情歌,一片哭天抢地。


其实也不是郑云龙自己要去看的,就是不知道怎么的他就看到了。他看着他和阿云嘎的CP视频里的悲情故事,一边笑得快背过去了,完全不像是在看自己。他觉得这一届的粉丝还挺有才,剪的挺好,节奏也卡的挺好。


他又跳回这个经典的采访片段,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自己当时的表现。


镜头里的郑云龙,微笑着听着记者问他对阿云嘎的婚礼有什么祝福,沉默了一两秒,眉眼弯弯,特别温柔地笑着说:“我觉得特别好。我知道他有多不容易,能得到今天的幸福,我真的特别为他开心,希望他以后不管是事业还是家庭,都能一直幸福下去,因为他值得。”


他听着的自己的声音,确确实实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的真心。


 


然后他听见视频里的自己顿了顿,然后轻轻地,似笑非笑地说:“那么,云次方今天正式倒闭啦。”


 


他仿佛听见评论里的一片心碎声,有一声似乎格外的清楚呢。


-


阳台门又被推开了,郑云龙看了看手上剩下的半支烟,头也不回地说:“我这根抽完就进来,你快去换衣服,一会我都比你像新浪。”


身后传来的却是王晰的低声笑:“傻小子,是我。”


郑云龙有些诧异的回头打招呼:“晰哥。”他扬了扬手,“来一支不?”


“不了,老婆在呢。”他看着郑云龙,忍不住又加了句,“你也少抽点,嗓子还是要的。”


他笑着点点头,一脸的不在意。王晰知道他听不进去,他就是个随性的人,这么多年,一点没变。=,好像就他留在了曾经的年轻时光里。他走到郑云龙身边,拍了拍他肩膀:“好久不见,你咋样啊?”


“老样子呗。”郑云龙还是笑,挥了挥手,“这不,人家当新郎,我只是伴郎。“


王晰叹了口气:“来吧,陪你抽根烟。”


于是郑云龙又笑了起来,眼睛在阳光下亮亮的,和王晰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模一样,一点没变。他当时就很感慨, è¿™åŒçœ¼ç›å°±æ˜¯å¤©ç”Ÿçš„演员,太清澈明亮了,所以那些呼之欲出的炽热情愫就像是日光之下的海洋,波光粼粼,无处可匿。


 


郑云龙和阿云嘎的那些深厚情谊,谁都知道,谁都觉得美好。


王晰和他们俩认识的时候,他们俩已经认识了十年。 ä¸ç®¡ä»Žä»»ä½•è§’度来看,他都和其他所有人一样,觉得这两人的友情真是美好。


可他偏偏想叹气。


王晰不是音乐剧演员,他也不是演员,他是个歌手。他也许不会表演那么多的情绪,但他对情绪的捕捉是比谁都敏锐的。所以他在朝夕相处的那三个月里,每次看到郑云龙和阿云嘎的熟悉的亲密,听着身边人说羡慕他们的友情时,都有点想叹气。


他想,这两个人真的是音乐剧演员的标杆。


入戏深到,连他们自己都看不见那些呼之欲出的情愫。


 


王晰抽着烟,打量着郑云龙好像又瘦了的侧脸,看他穿着笔挺的西装,真是像王子一样。他的眼睛被刘海挡住了很多,王晰只看得见他抽烟的安静侧脸。


他突然觉得,也许入戏太深,反而看不到那些其他的杂念,对他们俩才是最好的吧。


从各个角度来说,都是这样。


-


郑云龙大概知道王晰在想什么,但他此时此刻不是太想说话。大概是今天的天气太好,阳光太温柔,他淋着这场日光浴,什么都不想去思考。


王晰确实是个眼神很好,触感很敏锐的朋友,他早就知道。但他也从来没想藏着掖着什么,他对嘎子的情感都是真的,他相信嘎子对他也是,只是别人想的太复杂了。


郑云龙没想过要藏着掖着什么,因为他坦坦荡荡。


他在台上只想看向他最熟悉的人,所以他每次都看向阿云嘎。


他们对唱的时候他感觉内心的情感特别炙热,于是他眼神灼灼地和阿云嘎对望。


他想夸嘎子唱的真好,也想安慰他在他失败的时候,于是他给他一个又一个的拥抱。


他提起嘎子就会觉得心安,于是每次提到他都眼带笑意。


他说会想阿云嘎的,因为这是真的,


他说他不排斥云次方的CP,因为这也是真的。


他说云次方就此解散了,也是真的因为嘎子要结婚了。


 


这些真的都是真的。


 


阳台门又被打开了,这一次是阿云嘎的声音了:“你俩还在这呢?”


郑云龙回头,看见阿云嘎穿好了西装,笔挺的样子,笑着把手上的烟灭了,转头对王晰说:“走吧晰哥,新郎急着娶新娘了。”


王晰也笑了,他看着阿云嘎张口结舌想反驳又不知道说什么的笑脸,慢悠悠地又抽了口烟。他对着郑云龙点了点头:“去吧,伴郎,你也得陪着新郎了。”郑云龙看了他一眼,王晰又笑了,“你一会可得给嘎子挡老多酒了。”


郑云龙笑着叹了口气:“新郎不争气啊,两杯倒了不成啊。”


阿云嘎在他们俩的哈哈大笑声里挠了挠头:“你俩咋成一伙的了。”然后他又对郑云龙笑着说,“走吧大龙,确实得要你陪我去化妆间准备了。”


郑云龙一如既往地,眼神清澈又明亮,温柔又炙热地望着阿云嘎说好。


王晰看着郑云龙跟着阿云嘎进去的背影消失在喧闹人群里,看着阳光洒在他们的并肩,他听见自己心里轻轻的,低低的叹息声。


在这柔柔的温暖阳光下,这声叹息几乎像是在为他们俩的美好感叹了。


-


郑云龙跟着阿云嘎一起走到后面化妆间的路上,碰到了很多朋友,打了很多照面,多了几句寒暄。有几个大学的朋友是真的好久不见了,有声入人心的一些朋友,有音乐剧圈内的一些朋友,有一些他们共同的老师,也有一些他不认识的嘎子北京的朋友。


他们俩西装笔挺地从人群里走过去,笑着和大家打招呼的时候,郑云龙有点想笑场。


不知怎么的,他就突然想起他和嘎子在大学演的那部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音乐剧,想起在剧里他们的互动,想起那剧里嘎子看他的眼神,想起那个吻,是淡淡的青草气息。


郑云龙越想起这些就越想笑,这他妈怎么这么像他们俩的婚礼啊。


高朋满座,喜气洋洋,是不是像极了他看过的那些CP视频里的场景。


 


“啥这么好笑?”好不容易走回了化妆间,阿云嘎看着一脸傻笑的郑云龙,也对他笑。


“不告诉你。”郑云龙看了一圈空荡荡的化妆间,又看了眼时间,发现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婚礼就正式开始了。“其他伴郎呢?”他问。


“不知道,一会再叫他们吧。”阿云嘎拿起领带,“来大龙,帮我系一下领带啊,我刚系了半天都觉得不好看。”他在镜子面前比了比,又笑着看向郑云龙,“还是你系的最好看。”


郑云龙忍不住想怼:“那我帮你把婚也结了呗。”


“诶你还别说,我刚真有种奇怪的感觉。”阿云嘎拿着领带走近他,深邃的眼睛里出现郑云龙的倒影。他把领带递给郑云龙,站在他面前,是很近的亲密距离。


郑云龙一边接过领带,一边随口问:“啥感觉啊?”


然后他听见阿云嘎的声音,也感受到阿云嘎的气息,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遥远的青草气息。阿云嘎看着郑云龙给他系领带的认真表情,轻轻地说:“我刚有种,这是我们的婚礼的感觉。”


郑云龙的视线从领带上挪开,望向阿云嘎的眼睛,没有说话。


一秒。


两秒。


三秒。


没有人说话。


-


爱情吗,郑云龙觉得,那是非常脆弱的东西。


这些年他演了很多音乐剧,经典的,创新的,流行的,小众的。但最多的主题,还是关于爱情的。


他演了很多场爱情。暗恋,明恋,热恋,失恋。他演的每一场爱情,他都能再多一点地感受到爱情的迷人之处,和台下观众在为之欢呼的伟大之处,那么的让人心神不宁,目眩神迷。他在舞台上,都像是要被这爱情的火花灼伤了,哪怕那只是音乐剧而已,哪怕只是表演而已。


这些美好,这些热烈,这些电光石火,这些天旋地转的着迷,这些难以自拔的沉沦。


都像是破碎的玻璃,琉璃七彩,五光十色,


靠近却是破碎的脆弱,伤人,伤己。


他不觉得这样脆弱的东西就足够承载他们有的那些,更深厚,更美好,也更坚韧的情谊。


 


那为什么不排斥和阿云嘎的CP呢。


因为那也是真的。


那些被窥探到的温柔秘密,那些被放大的镜头,放慢的动作,那些被反复阅读的爱意。


都是真的,。


-


郑云龙听见自己的声音打破了化妆间里的沉默,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傻逼,站直一点,领带刚给你打歪了。”


阿云嘎收回目光,侧身对着镜子照了照,看了看说:“好像是有点歪。”


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郑云龙重新镇定自若地,替阿云嘎系好了领带,仔细地理了理,又对着镜子比了比他们的领带是不是都好了。


阿云嘎拿起手机对着镜子给他们自拍了几张说要纪念,心满意足地夸他:“果然还是你打的好看。”他盯着他们地照片看了好一会时间,然后把照好的照片拿到郑云龙眼前,笑着说,“看看,多帅。”


郑云龙看着照片里的他们,西装笔挺,的确是帅气的。他笑着点了点头,催阿云嘎去叫其他的伴郎也该准备好要上场了,差不多到时间了。


阿云嘎说好,让他在这里等他去把人都叫来,就走出了化妆间。


 


然后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终于停止了眩晕。


郑云龙想着刚刚的照片,照片里的他们,也确实像极了这是他们的婚礼。


 


那些都是真的,这才是假的。


 


阿云嘎走出化妆间,转头去了外面窗台,大概是大龙给他系的领带不小心系得太紧了些吧,他有点呼不过气来。


从刚刚那几秒掉进大龙的眼波里开始,他就缓不过气来。


郑云龙像湖一样的双眼,波光粼粼,他从他温柔的眼里,看见了银河天际,看见了满眼梦境,看见了五光十色,看见了流光溢彩,也看见了,他自己。


他看见了世界在他眼中。


他也看见了那个世界和他们的距离。


或许他的缓不过气来,要从更早开始算起。


 


大龙以为他不懂,晰哥以为他不懂,他也以为他不懂。


他懂。


他真的懂。


 


阿云嘎拿出手机,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照片里的他和大龙。


他看到大龙温柔微笑的神情。


他看到大龙眼里的波光粼粼,随时都能落下泪来的模样。


他看到他们相似的笑意。


他看到他们连领带都般配至极。


 


他看到他们的婚礼。


 


阿云嘎闭上眼睛。


他真的不能懂。


-


婚礼进行到气氛最高涨的时刻,司仪激动地向着来宾介绍着:“站在我旁边的就是今天的男女主角,首先介绍今天最大的官,新郎官阿云嘎先生。新郎真是风度翩翩,气宇不凡,活脱脱一位白马王子啊。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郑云龙听着这俗气的司仪,有些想笑。他听见阿云嘎热情的和大家打着招呼,说着熟络的客套话,满堂的热闹,每个人脸上都是祝福的笑意,气氛融洽得不能再融洽。


今天来的人都是嘎子最好的朋友,最亲密的人,都懂嘎子坎坷的身世,都明白这一路走来他有多不容易,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一步一脚印有多艰辛。生命中无法承受的重和痛,都深深地烙印在了阿云嘎的血肉里,眼神里,心跳里。他现在有多坚韧,那些曾经的痛就有多深。


没有人知道阿云嘎是怎么从那些生命中无法承受的重中走出来的,出落成如今挺拔温暖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温暖得像是从没见过黑暗一样。但他们都知道,这一路他走得多辛苦,多无路可退。他们看着台上的阿云嘎,都真心地为他鼓掌祝福着。


 


那个为了几千块钱想要放弃生命的少年,终于是得到了神明的眷顾,收获了幸福美满的结局啊。


 


“那么,来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新郎现在可以亲吻新娘了!”


掌声雷动,此起彼伏的起哄声格外热闹。郑云龙和大家一起鼓掌,笑着把目光投向了亲吻新娘的新郎。他笑得特别动容,鼓掌也特别用力,眼里快要溢出来的笑意就像这是他自己的婚礼一样开心。


他看着阿云嘎闭眼沉醉地吻着他的新娘,看到新娘有些娇羞的幸福表情,他真的为他们的幸福模样感觉开心。他也看到他帮嘎子系的领带好像又有点歪掉了,他看到他胸前别着的那朵玫瑰也没剩几瓣花瓣了。他看到礼花落了满天,像极了他们曾经并肩的舞台中央。


郑云龙笑着用力地鼓着掌,和人群一起哄笑着,为他们欢呼着祝福着;他在心里,安静地,虔诚地祈祷着。


如果真的有神明的话,求求你,求求你,让这个新郎,永远幸福吧。让他的生命里永远不要再有撕心的痛,不要再有无法承受的重,不要再让他承受那么多磨难和失去。


求求你,让这个最值得所有美好和所有幸福的人,就这么圆满地幸福下去吧。


求求你,让他以后的人生都幸福美满吧。


求求你了。


求求你。


 


一向不信神灵的他,真的在心里,比谁都更虔诚地为他的嘎子祈祷着。


他看不到人群中央的他眼角的那一滴有些滚烫的泪。


-


“晰哥你看,嘎子是不是激动哭了。”李琦边鼓掌边问身边的王晰,准备拿手机记录这一刻。


王晰没有说话,他看着眼阿云嘎,又看了眼笑得眉眼弯成一片认真鼓掌的郑云龙。他听见他心里的那声低低的叹息。他在心里感叹着,这一刻台上的他们,美得让他屏住了呼吸。


这两个人的感情,美得让他惊心动魄。


咫尺距离,触不可及。


那么清澈,那么炙热。


 


他低低地叹息,好美。


 



当年在电影院里帅的哇哇乱叫

温暖北极发起人—你车:

 #星际特工:千星之城# 


长官请个年假带我去全宇宙最美的海滩度个假吧。


[哆啦A梦花心]


@Tom&Jerry 神了……

百年老冰棍:

换头。=-= æˆ‘不会被打吧?不管,我爽完了就好......

这个AU是打字机太太的新坑→看文戳我

P2是原图.

斛珠(上)【旭润】【车】

在诚信教育课上忍姨母笑忍得我好辛苦 @Tom&Jerry

左手指玉:

*一切设定的主要目的是开车,设定有参考


*润玉的鱼龙尾结构借鉴人鱼的泄殖腔(///▽///)






润玉觉得自己近来有些不妥。


 


六界太平已久,他做这天帝顺风顺水,政事无忧。更不消说旭凤同他劫后相伴,这万年过去相看岂止两不厌,竟是情浓更胜当初。


 


就是这般万事如意的日子过着,天帝陛下却没来由地玉体欠安起来。只是润玉向来是个省事的,有些隐痛也不愿教人知晓。虽后来有了旭凤百般宠着,自小养成隐忍的性子也难尽改。




众人日日见陛下行止如常,唯有上元仙子觉察到他行走坐卧之间似是有所迟疑,连皱眉的次数也比往日多了,眉目间还带着点微妙的痛色。邝露担心是否穷奇余殇发作,几次想问,都被润玉若不经意地阻住了。只说自己无事,不过略有劳累。


 


她也算看着这位尊神长大,心知他若是想隐瞒,便是天雷也逼不出一句话来。偏生唯一能奈何他的人这段时日回了魔界,偌大的九天竟无一人可解天帝的隐忧。无奈之下,她只得私下告诫诸人小心侍奉,切莫出错惹得尊上惩戒。


 


润玉一向待下宽和,平日里纵有小错也多是言语教导,非大罪从不轻易刑罚。于是上元仙子这话虽说的重,倒也没有几个侍候人当了真。


 


便在这一日,璇玑宫奉茶的小宫女一个疏忽,放下杯盏的响动大了些,将案前的润玉惊动了。他本是全神贯注看着奏呈,受此骤然扰动不由得一震,却是又勾起了身子深处那股异动。自半月前起,润玉便觉出自己体内似是有恙。初时不过起坐之间有些阻滞,渐渐发展为一阵阵似痛又非剧痛,酸胀中带着麻痒的难言之意。




石墨发车




----------------------------------------


关于润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下篇再解释,其实可以抬头看标题_(:з」∠)_




只能说,野战需谨慎啊哈哈哈




不知道泄殖腔长啥样的,我借了网上的图,侵删


悄悄点